内容字号: 默认 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对不起,无法“安邦” 吴小晖最后一次亮相

2018-02-23 18:45 出处:网络 人气: 

对不起,无法『安邦』(拆哪儿原创)作者:拆姐一吴小晖最后一次半公开的亮相,应该是2017年4月底。当时,处在风口浪尖的安邦董事长吴小晖,接受了新京报一个非常奇怪的独家专访。

对不起,无法『安邦』(拆哪儿原创

作者:拆姐

吴小晖最后一次半公开的亮相,应该是2017年4月底。当时,处在风口浪尖的安邦董事长吴小晖,接受了新京报一个非常奇怪的独家专访。

那个时候,安邦正处在多事之春。财新的连篇报道,让这家保险集团大为恼火,乃至于其在官网发布声明时,都是指名道姓叫板胡舒立。仿佛这场媒体与企业的恩怨,变成了两个人之间的战争。一边是中国最神秘的富人,一边是中国最危险的女人。

但吴小晖在新京报的亮相却很有意思。他,以及采访他的记者,都默契地回避了当时外界最关切的问题。吴小晖只谈了安邦经营的成绩以及下一步的战略。

但说实话,那篇报道让人看起来非常尴尬。它并不像一个知名都市报该有的报道,而更像是企业官网自己发布的宣传文章(后来,这篇报道确实被全文转到了安邦的官网上)。报道中,新京报记者甚至引用了经济学家林毅夫的观点,来为安邦的海外并购策略背书。

当然,你我都懂,这只不过是一场精心安排的公关表演。当事人试图用这种方式的亮相,来化解外界所有的争议。

但为什么是新京报?细拆起来,却很有意思。

要知道,受新媒体冲击,在经营方面还算出色的新京报,几乎是中国纸媒领域最后的底裤了。但这篇报道,却让我看到了极不和谐的一角。还算有骨气的新京报,为何会安排这样一个专访,刊发这样一篇近乎软文的文字呢?

2015年底,新京报社出资设立了一个叫山水从容的创投基金,基金法人戴自更是当时新京报的社长。而山水从容的最大股东则是一个叫君助天合的私募基金,出资人广宏盛通是安邦的关联公司,基金管理人上海君助的老板林聪,是吴小晖的表弟。

也就是说,这个创投基金最大也是唯一的出资人,其实就是安邦(出资1.87亿元占股85%)。只是这层关系较为隐蔽,一般人难以发现罢了。现在,你再看去年4月的这一场专访表演,还觉得单纯吗?

因为利益,带来共同体。但受伤的却是媒体不可多得的信誉。这些话,有不少人为了避同行的讳,会选择不说。但拆姐言无禁忌,得罪勿怪了。

之所以举出这样一个例子,并不只为吐槽新京报,拆姐其实想说,从这些微小的案例,你可以窥见安邦,这个中国最庞大的保险集团的内在性格。

最近,拆姐一直在强调影子的概念,从影子保利,到影子万科,不少的企业都善于利用隐蔽的关联平台,从事一些不宜声张的交易。这些平台和交易多了,就会变成上市公司背后一片庞大的阴影。

在受监管的金融领域,影子其实更多,从虚假注资、循环注资,到找人代持、表外交易等等,金融企业(尤其保险)的影子起到的作用更大,也更隐蔽,更具破坏性。

财新曾有一篇《穿透安邦魔术》的文章,其实已经揭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影子安邦。后来安邦说要起诉该文作者,不知下文。

影子的秘密不难理解。就像安邦要在资本层面支持新京报那只创投基金,但又为了避嫌不便直接出面,就让看似不相关的企业,以及老板亲属所操盘的私募基金代表安邦入股了,看起来很完美,谁会闲得像拆姐这样来寻根究底呢?

安邦的股东充斥着大量的谜团。那些谜一样的公司,即使层层穿透,也让人一头雾水,你搞不清楚这是谁的安邦。这恰是吴小晖的高明之处。就像安邦一直以来的发展轨迹,就是伴随着这样的神秘感,让你觉得这是一家很有背景的公司。

这种神秘感,在中国反而是一种难得的身份砝码,是捷径上的通行证。加之吴小晖本身就有着传奇的经历,更让很多人笃信不疑。但细究起来,那些纷繁的股东,更多还是吴小晖本身的小圈子。亲属、朋友、乡邻,统统都可以成为代持者。

吴小晖不一定是最懂保险的,但一定是最懂中国的大佬之一。他知道怎样的企业在这片土地上更吃得开,更容易受到礼遇。

就像他把企业的名称取为安邦,看似不经意的两个字,比起很多中字头的企业,更大气,更野心,更僭越。

但如果这种僭越只服务于了个人的野心,壮大的是自身的私利,那么这种狐假虎威,反而成了难辞之罪了。

安邦的LOGO,是两个字母,A和B。拆姐觉得,这恰好代表了保险企业的一体两面。

保险企业的A面,是不断强调的中国梦,是无限延伸的全牌照,是万能险和投资型财险的蓄水池,是股市的连番举牌,是海外的大笔并购,是行业大跃进中实现财富爆炸增长的光鲜一面。

而保险企业的B面,则是不可言说的杠杆风险,是代持和关联交易,是虚假循环注资,是集资诈骗,是职务侵占,是那些无法穿透的幽幽暗暗但更真实的一面。

好多保险企业在这A面与B面之间游走,有的走向了各自的极端。去年以来,保监重拳之下,那些极端的企业和背后的大鳄纷纷显形。有的大佬被禁入,有的股权被处置。但这一次,对安邦的监管力度无疑是前所未有的。

也只有当针对安邦的这一拳落下,监管之手才越发显得公平而无差别,才更加令人信服。

去年4月,拆姐曾写过一篇《保险大鳄与监守自盗猜想》。文中举到了两个保险公司的例子,写它们借由保险行业松绑的几年,利用关系获取大量政策红利,从而实现跨越式赶超的故事。其中一个是富德生命,另一个,就是安邦。一语成谶。

在安邦的高层团队中,不乏前监管官员的加盟,甚至有前监管高层的亲属参与其中。这些,应该都是吴小晖极力促成的。他想为安邦搭建异于其他险资公司的独特禀赋,强调一种背景,或宣示一种能量。

当企业带上了别样的光环,往往会陶醉其中,在一定的级别范围内,用气势唬人,是很有效果的。

拆姐印象深刻的是北京CBD核心区的暗战。因为自身的利益没有得到满足,安邦所掌控的一级开发公司迟迟不向北京市政府交地,让已经买了地、付了款的企业无法进场,有苦难言。

这也造成北京CBD核心区一大片土地搁荒多年至今,对,就是北京最高楼——528米的中国尊紧邻着的那一大片空地。

敢于跟北京市政府叫板,除了安邦,也是没谁了。要是换着别的民营企业,地方领导的一个眼神,就足以心领神会,乖乖就范。但在安邦所盘踞的北京CBD,搞土地一级开发的硬是成了一个坐地要价的钉子户。

但那是北京啊,是CBD啊,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难看的吃相,真的好吗。据说那些拿了地却收不到地的企业,已经在向更高层反映意见。你要说高层对此没有看法,拆姐是绝对不信的。

只是,安邦与吴氏可能太陶醉于自己的光环。现在一切都晚了。

再见,安邦。

公众号:拆哪儿(ID:IChinar)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菏泽新闻网 版权所有

菏泽新闻网,中国菏泽网,菏泽日报,山东菏泽,山东新闻,菏泽政府门户网

苏ICP备11059367号-1